hofcu都市小說 漢當興討論-第三十章 再殺殺人看書-2xnfn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诸葛亮的话就是在座众人心里的话,可以说有资格现在坐在这大殿中议事的人,就没有一个是不想着北伐建业的!
那些个什么只知道用嘴说,什么太平不易妄动刀兵不成之人,都是些读书读傻了的白痴而已,一片心思只想着什么无为而治的周时景象,好像天下三分诸侯势力就可以一直这样维持下去的似的。
要是所有人都不争不念没有野心的话,那这天下何以至如此境地!
当年周天子又因何要去推翻商汤,春秋战国之乱又是因何而起,秦帝始皇又为什么要平灭六国统一天下?
说白了,还不是人的野心如深渊沟壑一般难以填平,无欲无求者基本已是非人哉。
而很显然,不论是刘禅还是老爹刘备,亦或者在座的诸位文武众臣,都是正儿八经的人,心中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欲望和想法,还有必不可少的野心!
所有人的目标都相同,没有谁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出些什么不合时宜的话,因为有那种想法的人也根本不不会出现在这大殿之中。
诸葛亮一言以定之,一为立名目二为统军备,战事已成必然之事,根本不存在任何其他的可能性!
就在诸葛亮话音刚落之际,在座众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出声附和,头一次在议事大殿中产生了群臣意见都相同的情况,便是针对逆乱贼子曹丕的征伐之事!
刘禅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这位老师,看着群情激愤的文武群臣们。
有的人可能是发自真心的气氛恼火,恨不得生撕了曹丕。
但刘禅却更觉得,在座的大部人当中,都是表面上激愤实际上内心里却是激动还差不多。
天下之变就在眼前,契机已现纷争伊始,大业之路的根基已经铸造好了,现在正是应当检验实力彻底向着王图霸业的目标进发才对!
所有人都在朝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目标前进着,大家的心是齐的,自然不会有什么异样的表现,更别说是异类了……
杵着桌案看着面前激愤的群臣,刘备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他最想要见到的景象,手下人心齐整,大家都有着共同的目标和想法,没有谁发表什么不中听的言论,也并无任何碍眼的行为,如此北伐一事当成定局!
“很好!诸君既然如此齐心,那备若是再有什么好犹豫的,岂不是辜负了诸君的期待!”
说着刘备蒙地站了起来,看向自己的卧龙道:“孔明,北伐诸事便由你来负责准备,大军调集粮草军械配给运送,也尽皆由你负责,务必要保证我大军出征之际一切军资器械充足满配不得有误!”
“臣领命!”
诸葛亮连忙起身,郑重的应道。
至于这北伐到底该怎么打,大军是从哪里出,有需要调集多少军队多少将领,需不需要荆州方面有所行动以便策应什么的,实际上这些统统都没有准备,全都是零!
但这会儿正是心情激动的时候,诸葛亮就算是心里清楚也不可能说出什么不应景的话来,最直接的就是干脆应下,等事后再去跟主公刘备汇报说明就好了。
大军部署调动,北伐一战该怎么打从哪打,这些可不是现在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楚的。
须知此一战对于益州而言只许胜而不许败,胜则前路光明天下可图,败则处境限额前路昏暗,甚至于就此失去了争夺天下的机会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故而如何进行战略部署乃是重中之重,但眼下人多嘴杂的自然不是讨论这种重要话题的时候。
纵使在座之人都是可以信任的,可军中机要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是周全,否则被所有人都知晓的战略部署行军轨迹,那还叫什么军机要情了,干脆点还不如自己大肆宣扬呢,这样也能让别人家的密探省点事了……
大体的事情交给诸葛亮,细碎的小事自然也有其他人去处理,不过开战之前情报为先,刘备可不是战场新人统兵小白,对敌人的情报自然是要了解的清清楚楚,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的道理他早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邪恶妈咪:偷宝宝上瘾
是以刘备又将目光转向了法正一边道:“孝直,北伐之役在即,我军情报自是要严格保密,而曹军的动向消息也一样不能落下,不论是凉州还是荆州方面,但凡是曹军镇守边界的军队,我要你一个不落的给我打探好他们的情报和动向,可千万别闹出来敌军忽然不知所踪的糟心事出来!”
“主公放心,在下早就着人盯着了,严密监控是一处都不曾有落下,更是不敢有任何的松懈!”
法正拱了拱手道,言语中的自信那就差是拍着胸脯说下军令状了!
要知道在发生这档子大事之前,其实法正就已经是开始将目光重点从曹魏境内腹地转移到边军布防上面了。
这还要从当初确定曹操是否身死的时候开始,法正早先便察觉到了天下会变,自然手上准备是不能落下。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三方诸侯终究不可能和平共处,那必然是有大战要决出个生死胜败出来,提前准备好便是多一分的胜算把握,细作密探暗谍,等等等等不计其数的人被法正派了出去,一股脑的往凉州跟荆州这两个地方扎堆。
神仙杀手 吴半仙
拒不承歡:總裁的倔強女傭 狐小妹
这种时候也顾不上暴不暴露的问题了,紧要的情报才是当下最关键最需要的东西,哪怕只是探到个模棱两可的消息,也说不准会成为战场之上决定胜败的关键!
所以都没需要刘备叮嘱,法正便是早早就着手安排上了这件事,现在面对主公的吩咐,他自然是有足够的底气和信心如此回答。
看着如此信心满满一副早有准备样子法正,刘备心里是再满意不过,当下点着头赞扬道:“不错!孝直果然深明我心,猪呢比的如此充足,我北伐大军若不能旗开得胜岂不是辜负了孝直的一番作为!”
“主公谬赞,这些不过是在下职务所辖,应尽的分内之事而已,当不得什么功劳不功劳的!”
法正笑呵呵的谦虚着,但是个人都能够看得出来他那份没表露出来的得意。
要知道从蜀中平定之后,法正其实就没有多少表现的机会了。
有約
纵使是做了一段时间的地方太守,但却因为表现得太急躁报复以前的仇人太快了点,导致太守这位子基本上就悬着了,真正的事物都由副手去处理。
后来《蜀科》编撰完成之后,法正刚闲下来还没有什么具体的职务安排呢,就突然之间被两位神医给按到了床上去不得出门。
轮番用药可算是救回了一条命,但却是在床上耽误了好长一段时间,寸功未立对于法正而言简直是最难受的一件事情。
现在好不容易能够着手负责蜀中的情报密探方面,自然是要尽心尽力的做到最好,精益求精是一点都不能放松,务必要在完成本职工作之前将落下的功绩也追赶上来!
始道极
虽然刘备都没有在意这方面的问题,法正得受信任依旧,可这事在法正自己的心里始终都是个疙瘩,若不能有点什么亮眼的表现出来,他多少都感到别扭。
现在这一次虽然不是最好的,可却也是正儿八经的在众人面前表现了,也勉强算是抹平了一些,最起码法正也不需要再那么不惜身体的到处东奔西走了……
三言两语之间起兵北伐这件事就被敲定了,一切看起来好像是有些儿戏的感觉,但实际上这却是在三年之前刘备就已经开始准备的侍寝了。
当初打下来汉中便已经无力再北出凉州,固守益州和荆州两地自行发展壮大。
这所图为何?
还不是想要有足够的资格争雄天下,跟曹操和孙权掰一掰手腕分个高低吗!
要是但凭着三年前的益州战力,哪怕是加上荆州刘备也不敢说自己有多少信心北伐成功。
可时至今日亦非往昔,三年前的益州和现在的益州完完全全就是两个样子,郡国县乡之间连通的道路,南中跟益北的密切联系,蛮夷各部的逐渐投效慢慢收纳为汉民,借此可征调数以万计的青壮成军!
这些种种,都不是三年之前的益州可以实现的,如此跨度之大的发展,可是离不开益州上下所有人的共同努力,刘备在这方面却是从来不曾有半点拦功劳的意思。
做主公的跟手下人争功那算个什么是,手下人越是有干劲自己才越得利,真正的上位者才不是那种事事亲力亲为劳心劳力的,发而上位者最应该具备的才能,便只有用人到位这一条而已!
虽然这个观念在近几年刘备贯彻的不是很完美,但没办法这也是时局如此所致,总不能天大的事情他也不拍板吧。
该需要亲力亲为的地方自然不能落下,但能分出去的地方也一样是没有多担着。
益州就是这样,在他和一种文武群臣的齐心协力之下才发生了如今这般天翻地覆的变化,才走到了今日这般地步,要是连些许的自信心都没有的话,刘备还说什么去挽大汉江山于倾倒之际,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诸葛亮法正这些人啊……
怒火也发泄了,事情也敲定了,今日说是群臣议事但实际上也没有谁发表什么意见讨论商量什么事情。
前半段是刘备一个人自己在宣泄怒火,后半段是诸葛亮一言以定北伐之事,一切都是显得无比理所当然毫无阻拦。
满殿的人都没有半点的意见,大家都乐见于此,甚至在散了之后都是忙不迭各自去处理手头上关于北伐的事情去了。
诸葛亮负责统筹是没错,但可不是所有事情都只用他一个人来负责,刘备真要是这么打算的话,那恐怕还没等北伐见到成果呢,诸葛亮怕是先要被累死了。
大化小,小化细,益州不是一个人就能够改变的,天下也不是一人之力便能够争夺下来的!
走在廊道中,刘禅跟着老师诸葛亮一起去负责站前的准备工作。
只不过这是刘禅自己上赶着过来要求的,实际上他今天除了被老爹呵斥了一下之外,貌似完全就是没有任何存在感一样。
实际上刘备今天大多数心思都放在了发火上,哪还顾得上刘禅的这点小问题。
安排站前统筹准备一事,由军师诸葛亮负责他也一样放心,完全没必要用刘禅也掺和进去的。
所以下意识的,刘备还就真把刘禅给忽略了,说了声散会之后就自顾自的走了,完全没有其他的想法。
但刘禅心里却是跟明镜似的,眼下这里虽然是散场了,可真正的议事却还没有展开呢!
现在敲定的都是些大方向上的东西,细节的内容却依然需要群策群力大家伙提出建议相互印证而被采纳,那时候才是真正的议事时间。
至于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刘禅估摸着不是午饭后就是入夜前,左右不会超过今天!
所以没必要再多费事的折腾,刘禅就跟在了老师诸葛亮的屁股后面,反正到时候他也不可能不去,跟老师一起走也省的劳烦别人再去通知自己了。
干哥传奇
至于帮忙这种事,刘禅可不只是说说而已,这几年来在政事上面他也是学了个七七八八,虽然不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但肯定也是达到了出师的标准没错,就准备些粮草军用物资这方面,难道还算是什么难事吗!
地方武库器械储存都有数目,只要账目上的跟库存的对的上,没有出现以次充好的现象,那这着战前的准备工作实际上一点也不不麻烦。
唯一的一点小问题,也只是在汉中那里,毕竟两地相隔有些距离,还需要着人告知汉中地方做好准备,益州分担一部分北伐粮食,汉中作为蜀中之外的丰硕产粮所在,自然也不能可少得了它的支持。
当然,刘禅对魏延办事的能力还是很相信的,这些年来其作为汉中太守可不仅仅是在军事关防上表现的亮眼,地方民生的问题也是丝毫不差。
甚至当初要不是有魏延另行派人协助,负责汉中修路筑道的蒋琬恐怕都要延期结束工程呢。
所以汉中有魏延在,自是无甚问题,只不过在考虑完这些粮草军资方面,刘禅却始终是觉得站前的准备工作还是差了些什么。
老爹心中的火气之大今日可见一斑,要说就只这样敞开了痛骂一番喷喷口水就能够消掉,那也未免太有失大汉左将军的身份了吧。
斗战天王
临之战前总归是要搞些事情出来才行,人家曹操当初赤壁大战前夕都有杀孔融以祭旗,现如今行北伐大事匡正义之举,焉能少得了这一步!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