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x4q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奉打更人-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熱推-c2gje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我们下人哪知道这些东西。”
小丫鬟垂首摇头,深谙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道理。
李灵素起身离开床榻,走到桌边,双手撑在桌面,身子前倾,以侵略性极强的姿势,俯视着小丫鬟,嘴角挑起:
“小丫头要听话乖巧才讨人喜欢。”
杜鹃小脸倏然涨红,低着头,不敢直视李灵素,弱弱道:
“就,就知道一点。爷,你得答应不透露出去,否则奴婢就惨了。”
双眸明亮,如含星辰,五官俊美,气质不凡………但凡是怀春少女,又有谁能抵挡我这该是的魅力呢!
李灵素高处不胜寒般的叹息一声。
“你放心,我不会透露出去。。”
他微笑的给出承诺。
“大小姐和老爷的关系自是极好的,不过大小姐似乎并不愿意嫁给皇甫家,曾经多次向老爷恳求,为此还绝食了几天。”
柴岚不愿意嫁给皇甫家,为了反抗,甚至还绝食过………李灵素皱紧眉头,心说杏儿怎么没告诉我这一点。
“那,那大小姐和柴贤的关系呢?”李灵素沉吟着问道。
“亲如兄妹。”杜鹃说道。
“他们之间,有没有,嗯,男女之间的情分?”李灵素试探道。
影視世界當神探 冰原三雅
“这,这奴婢怎么知道啊……..”杜鹃为难道。
他接着又问了柴家几位核心人员的关系,问道柴杏儿和柴建元关系时,杜鹃说道:
“姑姑和家主以前是闹过矛盾的。”
李灵素眯了眯眼,不动声色道:“哦?详细说说怎么回事。”
杜鹃犹豫一下,道: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前姑爷姓刘,刘家与柴家是世交,后来刘家落魄了。姑爷就入赘了柴府。后来,姑爷和家主外出时遭遇了意外,没能活着回来。
“不过我听说姑爷的死似乎有内幕,姑姑和家主大吵一架……..”
她顿了顿,没有继续往下说。
说到这里,已经很过线,而且具体内幕,她一个丫鬟也不清楚。
杏儿的前夫死的有蹊跷?这,我和她好上的那段时间,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李灵素暗暗皱眉。
他旋即想通了,大家当然不会在他这个柴家姑姑的新欢面前提及姑姑前夫的事。
“多谢杜鹃姑娘告之!”
李灵素露出堪比中央空调的温暖笑容,在寒冬腊月的季节里让小丫鬟通体舒泰,脸颊桃红。
把这位叫做杜鹃的丫鬟送走后,李灵素返回房间,倒在床上,试图在混乱的迷雾中,抓住事件的真相。
柴岚不愿意嫁给皇甫家,如果我是柴贤,我直接带着对方私奔不就好了吗………
杏儿的前夫是怎么死的?看起来似乎和柴建元有关?要不然两人为何大吵一架………除了最大受益者之外,她又多了一条杀人动机。
李灵素叹息一声,翻身坐起,打算去一趟客栈,把打探来的消息告诉徐谦。
“真是的,我完全可以自己查下去,徐谦虽然修为高,但不代表他会查案啊,他以为他是谁,许七安吗?”
李灵素嘀咕一声,但没有打消向糟老头子汇报消息的念头。
………
京城,许府。
烧着炭火的内厅,婶婶手里剥着橘子,说道:
“过几日你们去了王府,一定要懂礼安分,不能让王府的夫人和女眷们轻视,明白吗。”
说话的同时,她抬起头,目光离开橘子,看向身边眼巴巴等着吃橘子的幼女。
“说的就是你!”
婶婶没好气道:“成天就知道吃吃吃。迟早把你送进司天监学艺。”
她今天穿了一件绣云纹的襦袄,搭配一条深色带褶皱的长裙,精致的发髻里,点缀玉簪和金步摇,端庄且美艳,乍一看去,很有豪门贵妇的气派。
当然,熟悉婶婶的人都知道她是个金玉其外的绣花枕头。
“好呀好呀,那样就能跟着采薇姐姐玩了。”
扎着童子发髻的许铃音开心的说。
她真正想说的是,采薇姐姐有大把的银子,总能买各种好吃的。
但她现在不是以前的许铃音了,现在,现在是……..
“娘我现在几岁了呀。”
许铃音大声问道。
婶婶不搭理她,扭头对许玲月说道:
“但也不能被欺负了知道吗,像王府那样的高门大户,里头的夫人们没一个是好相与的。你性子软弱,被人欺负了也不会吭声。
“如果被欺负了就找思慕,总之自己把握分寸,知道没。对了,王府大公子和二公子的哥儿姐儿,年纪和铃音相差不大,小孩子之间最头疼,说不清楚道理………别让铃音把人家打坏了。”
许玲月“嗯”一声:“知道了娘。”
超能狂少 軒轅波
许二郎和王家小姐要定亲,两家之间需要一些礼节上的走动。婶婶作为一家主母,肯定不能随便露面的,不符合她的身份。
因此女眷间的往来,就交给玲月和铃音姐妹俩。
但婶婶不放心啊,想她一个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的奇女子,除了生出一个还算有出息的二郎,剩下的两个女儿都差强人意。
许玲月过于软弱,是个说话细声细气的受气包,许铃音不太聪明,憨憨的蠢丫头一个。
婶婶就怕她们去了王府,被王家人欺负。
我的真实回忆录 雅痞感觉
这可不是婶婶杞人忧天,王府那样的高门大户,优越感是很强的。王家小姐嫁给二郎,完全是下嫁。王家女眷,能有多看得起许家?
虽说不至于摆臭脸,但绵里藏针的敲打,想来是不会少的。
以许玲月软弱的性子……..
“唉!”
婶婶恨铁不成钢的叹口气。
豪门绝恋:替身小娇妻
她不再去想这些破事,抱怨道:“那个杨千幻,好歹和你们大哥相识一场,我写信给他,想请司天监收铃音当弟子,竟然迟迟不给答复。”
许玲月剥着橘子,说道:“娘,司天监已经给答复了。我昨儿收到的信,忘记与你说啦。”
婶婶眼睛一亮,惊喜起来:“司天监怎么说?”
许玲月细声细气道:“杨师兄说,铃音天赋异禀,非他能教。他把铃音引荐给监正,但监正没有理会他,甚至不让他上八卦台。”
原来是因为铃音天赋异禀!
婶婶心里好受多了,想了想,觉得还是先让她跟着丽娜修行吧。
时至今日,婶婶也放弃大家闺秀要从娃娃抓起的想法,期待着二郎和王家小姐早日成婚,给她生一个孙女。
自己养的号不中用,只能期待儿子养的小号了。
想到这里,婶婶露出些许欣慰表情:
“思慕才情不错,聪慧,虽是女子却饱读诗书。二郎更是读书苗子,将来他们的孩子,肯定聪明。”
说着,她扬起手,雪白纤细的皓腕上,是一对翠绿的镯子。
“这镯子是我当年嫁给你爹时,他送给我的。说你们的祖母传下来的。婆婆她走的早,没能亲自传给儿媳妇,便把镯子托付给他,让他将来成亲时,亲手交给媳妇。”
婶婶缅怀了一下自己的青春,笑道:“以后,我就传给思慕了。嗯,只给一只,剩下一只要给大郎的媳妇。”
“哇,好漂亮。”
许铃音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娘,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婶婶还是很宠幼女的,摘下镯子递过去,叮嘱道:“小心些,别磕坏了。”
正说着,许平志抱着盔甲,腰胯长刀,进了内厅。
许平志现在是御刀卫千户,职位高,权力大,成为京城五卫中的新贵,虽说没有爵位,但一般的勋贵见到他都得恭恭敬敬。
婶婶嗅了嗅,蹙眉道:“怎么又买青橘了?家里有甜的。”
“最近爱吃酸的。”
侄儿和儿子不在,许平志面不改色的睁眼说瞎话。
这时,他看到了幼女许铃音手腕上的镯子,吃了一惊:
“你怎么把家传的镯子给她了,磕坏了怎么办。”
火影之女神不孤独
许铃音扬起胖乎乎小手,炫耀道:“爹,你快看,看我像什么?”
“像什么?”
许平志下意识的反问。
许铃音脆声声道:“像你娘不。”
…….许平志看了她一眼,默默放下头盔,拎起刀鞘。
许铃音的哭嚎声响彻许府。
有话说:大家都去看盗版,作家拼命写文没收入(哭)。现在有个地方可以免费领现金、点币,大家去领一下支持作家吧!方法:关注卫星号[官配女主小母马]。
………..
柴府。
李灵素离开房间,穿过大院,看见府上子弟脸色严肃,人人佩刀,把守长廊、庭院等入口。
“出了何事?”
他靠拢一名柴府子弟,问道。
“昨夜有贼人闯入地窖。”
那位柴姓子弟沉声道。
地窖……..李灵素茫然不解,又听边上另一位子弟解释道:
“地窖是存放行尸的地方。”
柴府的副业里,有赶尸这个业务,地窖就是用来存放尸体的。此外,一些尸体另有用途,比如柴府子弟及冠后,可以从地窖里领取一具行尸作为傀儡。
壹步始終 安緣千逸
旁系子弟只能领取普通的尸体,嫡系则能领取血尸,血尸是经过前辈祭炼的,最低也是炼精境的战力。
若是能把血尸祭炼成铁尸,那么在驭尸一道上,算是登堂入室了。
铁尸的力量、防御,堪比六品铜皮铁骨境的武者,但战力要弱一些,毕竟没有气机和炼神境时磨炼的,对危险的预知。
“徐谦说过,昨夜柴贤入侵过地窖,是在找柴岚的尸体……..柴贤怀疑柴岚已经死了。”
李灵素当即改变主意,不急着找徐谦,问清了地窖的位置后,转身离去。
不多时,他来到内院伸出,一个僻静的院子。
这里被十几名柴府弟子把手,拦住了他的去路。
“李公子,这里是柴府禁地,您不能进去。”
李灵素皱眉,不悦道:“姑爷的路也敢拦?”
推开众人,大步进院。
柴府子弟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沿着台阶往下,来到地窖,李灵素立刻捂住鼻子:“难闻死了。”
夢神遇上霸道少爺 暮雨琪傷華
很快,他看见了一排排的尸体,像是一动不动的雕塑。
“徐谦那个糟老头子肯定很喜欢这里。”李灵素嘀咕道。
他好歹也是在南疆蛊族待过一段时间的,知道尸蛊部的蛊师是什么德行。
李灵素敲了敲眉心,瞳孔瞬间淡化,视野立刻变的不同,这一具具尸体并不是纯粹的行尸走肉,他们的地魂被紧紧束缚在肉身里。
宛如沉浸的死水,寂寂无声。
但只要用适合的方法唤醒他们,他们就会变成不知疼痛,悍不畏死的战士。
在南疆蛊族,御兽的心蛊部和驭尸的尸蛊部,以及用毒于无形的毒蛊部,向来是最让人头疼的存在。
他大步往里走,半刻钟后,总算见到活人,几名柴家子弟守在一扇木门前。
木门半敞开着,烛光从里面透出。
地窖中的地窖?里面存放着什么?李灵素靠拢过去,再次遭遇阻拦。
“谁在外面。”
柴杏儿清冷的声音,从木门里传出来。
“是我。”李灵素道。
门内沉默半晌,柴杏儿低声道:“让他进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