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an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ptt-第三百三十章 虛空橫晝光推薦-vbxsu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悬空道宫之中,诸廷执一直在关注着虚空之中的变化,见有一道赤光自里穿渡而出,知是对面终是忍不住要出面排开阻障了。
林廷执看着那处,问道:“可有廷执识得这一位么?”
陈廷执沉声道:“观此人气息,不是寰阳派的路数,应当是来自神昭派。”
钟廷执看了几眼,道:“此人神气昭然,飞扬奋发,绝非屈就鄙下之人,看来神昭、寰阳两派非我所想那般,或可能两家因故已然合盟,若是如此,神昭实力许是并不如我所想那般孱弱。”
诸廷执一想,确实如此。可要是这样的话,那就要对此回世外来犯之敌的实力重作一番衡量了。
韦廷执道:“且看张守正能否将此人阻住了。”
戴廷执望着有几眼,道:“张守正似是选择了出战?”
玉素道人却是道:“此是应有之理,阵力若被来人所牵制,又如何封堵阵门?该当主动出击,将来人逐杀才是。”
众人也理解这等做法,从战策上说,这是很合理的选择。
一旦胜过敌手,或是达成最为理想的结局,那么定能予对面以削弱与震慑,能够拖延更长时间。
但前提是要能战败对手。
若是不能达成目的,反挫对方锐气,那下来就难为了。恐怕到时只能困守阵势之中,坐视对方所为,这也会使得他们必须分出一部分力量随时看顾那里,从而影响到整个大的战局。
无限之血火荣耀
故这一战,亦可称得上是关键。
上宸天内,赢冲看着前方光幕,那里呈现出来的正是此刻虚空之中的景象。
他身旁站着一名弟子,其人看了看那红衣少年道人,不解道:“老师,为何对面不多遣几位上境修士出来,那不是能轻易破了大阵么?对面既能来援我,不可能连几个人都是找不出来吧?”
赢冲道:“这里自有缘由,我观那渡去虚空的青灵天枝之上有烈气弥漫,那当是寰阳派之人在抽调镇道之宝的气息续延此枝,以确保两界通道存在,要维持此枝不是那么容易的,这恐是牵制住了他们绝多数力量。”
乾坤無影刀
倒果为因不是那么容易的,需得不断往破开虚空的枝节之中送渡生机,但在上宸天做得此事后就收手了,现在是由寰阳派在负责维系此物的存在,也是就说上宸天将这个麻烦丟到了寰阳派那里。
其实在他看来,这也是他们给寰阳派反手埋下的一个钉子,也算是之前烈气反冲的回敬了。
那弟子琢磨了一下,有些明白了,道:“所以眼下能到来这边的只有神昭派的上修了?听说神昭上修只有一位,想来就是这位了?”
通天之路 十三狼01
赢冲想了想,道:“这却未必。”
他此刻心下推断,神昭派应该是两人,一人正驾驭镇道之宝神昭三虫,另一人则负责出面斗战。
要是如此,对面两派的实力就大大超乎原先之想了,原本寰阳派若是势力与他们相当,那么彼此还能公平以待,可要是对面实力占据较大优势,上宸天那不定就只能屈居下游了。
那弟子这时道:“师父,天夏此刻会如何应对?会退避坚守么?”
赢冲看着光幕,缓缓道:“换了别人我不知晓,但那一位,一定是会出战的。”
万曜冲星大阵之前,那红衣少年道人发出邀战之后,便那里等了一会儿,他正自不耐之时,便见前方阵机一动,内有云光四溢,而后便见一名年轻道人自里飘渡而出,他看了一眼,心中也是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张御此时脚踏仙芝玉台,一身玉白色道袍,衣袍随气光飘拂,周身笼罩星光玉雾,一只灿烂华美的星蝉在身外绕旋飞驰,洒下点点星屑,其行来之际,恍若有璀璨银河相伴,望之恍若得道之真仙。
红衣少年道人见他神采超逸,气清绝俗,原本傲慢之色顿时收敛了几分,正容问道:“敢问道友名讳?”
张御道:“天夏守正,张御。”
红衣少年道人惊异道:“尊驾乃是玄修?”
张御点首道:“正是。”
红衣少年道人又看了他几眼,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他看得出来张御内外气息如一,澄澈通透,这可打破了他对那些玄修侵染大混沌,早是外染污秽的印象。
他忍不住问道:“玄法乃是邪道!道友怎能走上此路?”
张御看了看他,道:“大道万千,各有登攀之法,非我之道,皆斥外邪,此等言语,方是谬论,早该摒弃了。”
红衣少年道人却是大声道:“胡说!这方才是妄言!自荒古之时以来,诸般道流彼此竞逐,汰弱存强,去芜存菁,最终证实真法乃唯一正道,这非我一人之言,而是史载正论!”
他语气有些激动,因为荒古之时,除了真法之外,亦有多妖魔邪法,在将这些道法尽数杀绝后,最后才是确立了正道,这里面不知亡去多少前辈大能,其中就有神昭派的前人,故是在他看来,真法乃是唯一渡向大道之法。
要不是玄法本来就修不成上境,也参与不到这等争斗中,那也传递不下去。
张御平静站在那里,没去与他争辩,道法之争是不可能单纯在言语之上分出高低对错的。
红衣少年道人也是冷静下来,他神色一正,无比认真道:“我却不能让道友走上这等歧路,今回我当要道友证明,唯有真法才是正法!”
史上最弱天命者 鈞無悔
张御看他一眼,道:“御在此领教尊驾道法。”
红衣少年道方才与张御说话,倒也不是单纯交谈,也在观察试探着张御的气息强弱。
可不知为何,无论他怎么看,也无法看透张御虚实,他认为这许是对方身上有遮蔽气息的法器或是玄异。
无论是法器还是玄异,通常都是配合着自身斗战路数的,张御遮绝此气,要么是自身强横,不想令人看透,要么就是自身羸弱,以此掩蔽缺点。
他认为应该是后一种可能。
因为按照上宸天的说法,玄法之盛也不过是两三百载,而玄修多数不问道法,只求神元,这般又能在法力上厉害到哪里去?遮蔽自身,不让对手察底细,这也是十分合理的。
他眼中光芒凝聚起来,既然如此,自己就当以绝强力量镇伏对手,用以证明真法才是唯一正道。
其实就算对手当真功行极强,他也敢于一试,因为他对自身的神通手段有着莫大自信。
悬浮于一旁的神轮此刻在他气意催发之下,竟而飞快旋转了起来,并将一道道赤光渡入他的身躯之中。
如此明显的聚势,分明就是明确告诉所有人,下一击必定是异常强横。
可他丝毫不在意,因为似他这般擅长正攻之人,从来就不怕被对手得知自己的真实意图,对手若避,反而更会助长他的法力威能。
张御这时心中也在思虑着此一战当如何打。
他其实倾向于速战速决,因为后面还可能会遭遇到更多对手,缠战不是什么好事,也会导致自己手段暴露太多。
但一见到少年道人如此举动,他不觉眸光微微一闪,认为此刻倒是不必再去寻思太多了。
他心意一摧,六道之一的“命印”也是运转起来,寄虚之地中的神气泊泊落入身躯之中,不断弥补心力转运之中的消耗,自身气息在此补益之下也是在持续壮大之中,身外星光玉雾不断向外飘散张开,而他背后大阵受此波及,亦是隆隆震动着。
红衣少年道人见此,神情用一下兴奋起来,背后神轮转动愈急。
双方一上来几乎同时选择了倾力对攻,没有试探,没有转圜余地,这一下吸引了所有观战之人的目光,因为这等景象是极其少见的。
哪怕是虚空这一边,寰阳派三人也是不觉露出关注之色,凝视界空对面。那披发老者更是伸手搭上向了案上的三色石匣。
門神
红衣少年道人身上气势很快升到极致,他凝视张御,此时此刻,天地似是骤然一顿,同时虚空一黯,再是被无边赤色光芒所充斥,一道赤色轮光骤然贯破虚宇,朝着前方轰来!
此术名为“三持天轮”,一旦罩定对手气息便无可摆脱,且有三重之变,一重强过一重,每一重都将爆发出比上次更强一倍的威能来。
他师兄李弥真曾感慨,在古夏之时,若是正面对撼,也少有人是他这一神通对手,多半需得避他锋芒。
賴家有神明
所以他对此也有极大自信,不管张实力如何,只要选择了正面迎战,那就败局已定!
大阵之中的观战的诸玄尊一时为之色变,他们都能感觉出来,法力神光之中蕴藏的力量极是惊人。
在异常危险的感应传递之下,他们不约而同法力渡入元节之中,以期固守大阵,准备迎接冲撞。
张御看着那一道几乎罩定自身的气意,他站着未动,背后忽有一道虚空银河展开,里面星辰亮起,而后他抬袖伸手,对着前方伸指一点。
这一刹那间,万千星光汇聚如一,凝于指尖之上,那里先是一点微光,随后无尽极致耀目的光芒发散开来,与那袭来赤光冲撞在了一处!
……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