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u14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討論-150.拜師宴分享-spe0o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梁正英愣了下,抬头看过去。
花心爹地:妈咪在等你 亦秋
小巷出口,停着一辆车,车前站着一个人,正是齐原军。
梁正英与罗禾面面相觑,不急不慌的走过去。
齐原军朝他们夫妇俩招了下手。
等人走到面前,齐原军的目光不受控制的落在罗禾身上。
神劫
见罗禾面色红润,精神很好,身形稳稳的,齐原军诧异不已。
“罗禾,没想到你好的这么快啊。”
与方才在宁然家相比,此刻罗禾面上神情淡淡的,甚至有点冷漠,但她还是礼貌的笑了下,透出生疏的客套。
“是好多了,多谢关心。”
齐原军没在意罗禾的态度,转而看向梁正英。
他偏头看了眼梁正英的身后,“我记得,你家不是在那儿,怎么从那儿出来了?”
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
梁正英道:“我徒弟家里人出院,今天晚上接风。”
哪怕已经知道这个事实,再次听见,齐原军还是有点心惊。
他道:“原来如此,恭喜。”
梁正英嗯了声,“怎么突然来这儿了?”
齐原军道:“来找你。”
梁正英疑惑看他。
齐原军没再说话,转而敲了下身后的车窗。
后车窗顺势降了下来,梁正英和罗禾同时看见齐老爷子映入眼帘的那张面容。
梁正英顿时就很惊讶:“齐老?”
基于梁正英与齐原军的朋友关系,梁正英对齐老爷子也挺客气,礼貌的叫一声齐老。
齐原军解释道:“是这样,上次我也说过了,白叔那儿突然进了一批三七,是难得的好药材。我听说这三七对我爸的病情有帮助,就跟白叔买了那些三七的一半,想用来给我爸治病。”
“不过,”齐原军看了眼罗禾,视线落在梁正英身上,“白叔对这三七挺看重的,不敢轻易尝试。正好,白叔从我爸这里,知道你精通中医,也是难得的名医,又对我爸的病情一向有研究,不比白叔了解的少,白叔就想跟你见个面,就我爸的病情交流一下。”
梁正英神色微动。
三七啊……
他身为一名中医大夫,对珍贵药材的热爱不比谁少。
自从当年家门中落,他和罗禾背井离乡来到这小县城,他不仅失去了继续研习医术的机会,也无缘再接触那些珍贵药材。
这小县城也不具备那些条件。
这么多年来,还是遇到宁然后,梁正英才有机会继续看到那么名贵难得的药材。
故而,当初梁正英是极其激动的。
而三七又是中草药中的顶级药材,他也只是当年,曾在那个地方的库藏中用过几次。
时隔多年,再次有机会,梁正英不可避免的有点心动。
齐原军认识梁正英那么久,自然清楚该如何说服梁正英的。
他微微一笑,道:“我也跟白叔沟通过了,之后,白叔愿意以半价卖给你一部分三七。”
梁正英顿时眼睛亮了亮。
“当真?”
齐原军点头,“自然。”
但梁正英有点疑惑,“可你们是从哪儿收来的药材?”
据梁正英的了解,这种小县城,根本不具备有三七这种药材的生长环境。
更别提能收购三七了。
温柔悍夫 喜格格
提到这个,齐原军也有点疑惑。
他摇头:“我也不知道。白叔只说,是上次来卖药材的那个小姑娘。”
梁正英脑海里闪过宁然的模样。
琢玉成華
随即,梁正英就下意识的压下这个想法。
不可能。
要真是宁然,宁然早就用来给宁成晖和许玉珠用了,又怎么可能会卖出去?
一张美人皮 可怜小猫
三七这种药材,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宁然又有中医基础,要是知道三千,不可能意识不到三千的重要性。
但是,宁然现在背的都是基础药材,远不到知道三七的地步。
所以,宁然都不可能认识三七,又怎么可能会有三七?
梁正英不由有点好笑。
他想到宁然,也太扯了。
但梁正英还是有点顾虑,“白老板真的答应,愿意半价卖给我?”
中草堂是百年老店,其老板白先行也是名医好手,不可能不知道三七的价值。
三七这种药材又那么稀少,白老板能舍得卖给他吗?
给齐老爷子用,他还能理解。
换作是他,他都不舍得给别人看。
齐原军无奈的摇头,“就知道你不信,所以我把我爸带来了。你可以问他。”
梁正英就点了点头。
齐老爷子与中草堂的白老板交情匪浅,他的话自然能相信。
齐原军叫了声齐老爷子,但没听见齐老爷子的声音。
这时,齐原军才意识到,好像从方才起,他爸就没说过话。
齐原军不由转身看向车里的齐老爷子。
梁正英与罗禾也疑惑的看过去。
就见齐老爷子怔怔的看着巷子深处,像是在出神。
梁正英循着齐老爷子的视线看过去,就发现那个方向是宁然与宁成晖离开的方向。
他不由皱了下眉。
说不上是什么情绪,只是心底突然有点不舒服。
齐原军疑惑的叫了声齐老爷子,提高了音调。
齐完康这才恍然惊醒,“怎……怎么了?”
齐原军问:“爸,您看什么呢?”
齐老爷子眯了眯眼,,“没什么,刚才,我好像看到那巷子里,有个小姑娘走远了。”
那个小姑娘的背影,齐完康觉得有点眼熟。
像是在哪里见过。
但又说不上来。
齐原军瞥了眼巷子的方向,“哦,那个小姑娘啊,是正英刚收的小徒弟。”
“噢,刚收的小徒弟啊……啊?”
齐完康话说到一半,猛然警觉不对,顿时抬头,震惊的看向梁正英。
梁正英神色如常。
见状,他微扬下巴,有点骄傲。
花都玄医 洱海
“是,我徒弟。”
齐完康这下顿时忘了见那小姑娘有点眼熟的事了,很惊讶的开口:“你决定收徒了?那省城那边的人……”
梁正英打断他的话:“还不知道。”
齐完康愕然看着梁正英。
不老傳說之奇遊
梁正英礼貌颔首,“这事,目前知道的也就您和原军,所以,还请老爷子保密。”
金刚无敌 湖铁花
齐完康就不说话了,看梁正英的眼神有点复杂。
梁正英不以为意,只道:“那三七的事?”
齐完康缓了一会儿,“是真的,过两天,老白可能会来找你。”
梁正英就点头,“好。”
齐原军忍不住问:“正英,那我爸的病?”
梁正英道:“可以,我会和白老板商量的。”
“那就好。”齐原军放了心
说完这事,齐原军就没有要说的事了,就准备和梁正英告别。
走廊驚魂之怨靈復蘇
但离开前,齐原军刚上来车,车后座的齐完康突然开口:“正英啊,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办拜师宴吗?”
梁正英本来要走的脚步顿时顿住。
罗禾顺势抬头,看向梁正英。
梁正英想了想,微微一笑,“过段时间再办吧。”
齐完康意味不明的哦了声,没再说什么,嘱咐齐原军开车离开。
他们走后,罗禾问道:“是不是怕然然现在还没准备好?”
梁正英摇头,“不是,我只是担心,宁然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应付那些麻烦。等过段时间吧,我看看寻个好点的时机。”
虽然这样说,但梁正英心里其实已有决断。
他梁正英的徒弟,正式的拜师宴,是必须要有的。
同时,也要办的风风光光。
这样才能叫那些人明白,宁然的地位与重要性。
那些人也能收敛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