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ihm熱門都市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六章 全力追緝-kihno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问这个问题纯属好奇,屈雍看见丁潇潇拿出一个歪七扭八写着各种数字额白布的时候,有些不知所措了。
喜孕少奶奶:總裁大人,又餓了
发个微信去三国 魔风烈
傲嬌少爺好難追
又见白玉老虎(白玉狮子) 张铁一
“这是账单吗?找我报销费用的?”屈雍哭笑不得的问道,迎面,却看见丁潇潇泪痕未消的脸,突然就不会说话了。
丁潇潇撇撇嘴:“这点小钱也值当我找你开一次口的,等我的盐矿正式经营管理,到时候一睁眼的收入也不止这些。”
屈雍忍不住笑道:“你以为盐矿是金矿吗,就算是金矿也不是眨眼的功夫都在挣钱的啊。”
丁潇潇觉得,自己在这货眼里就是个财迷,已经是翻不了身了,干脆直接伸出手:“好呀,就是要城主您把费用都给我,不是这些钱,还有这一路的辛苦费、路费、汗水费、躲避费、担惊受怕费、半夜赶路的加班费……”
丁潇潇还没数完,一只热乎乎的大手覆在她要小钱的掌上,将她的小手盖了个严严实实。
“付给你。”屈雍说道。
精靈世紀:GO
丁潇潇冷哼一声:“这是什么,白条啊?我可不要这种没有实际作用的东西,你身上总有些之前的物件吧,拿出来先抵挡抵挡。”
屈雍还是把手盖在她手上,并没有开始翻找什么值钱的东西。
“我身上你都摸过多少遍了吧,要是有你也早就知道了。”
丁潇潇粉脸一红:“谁摸你,你少来恶心我。你换衣服这些事情,都是丁一和侯兴帮忙做的。我可没碰你,一下都没有,少来冤枉我。”
见丁潇潇想要将手抽走,屈雍反掌为拳,紧紧握住她,认真说道:“我是真的付给你。”
丁潇潇不耐道:“你拿什么付?”
“我,付给你。”屈雍说这话的时候,也能镇定自如。
丁潇潇就不同了,这句莫名其妙的情话,击中了她的死穴,顿时手心生汗,人也开始晃晃悠悠,就像是喝醉了酒似的语无伦次起来。
“你,你,你别胡说八道了。什么叫把你付给我,我受够了,要你干吗,不嗯能够吃不能喝的,不要不要。”
屈雍死死抓着丁潇潇的手不肯松开,即便是对方三百六十度的挣扎了一遍,他还是紧紧拉着,就像是怕她飞了一样。
“上次,你救了我之后,就开始拒人于千里之外。受伤的时候明明说的好好的,你倾心于我,所以……”
“我高烧的时候说的话,不能当真吧,是不是?”丁潇潇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当时拔箭的时候,到底和屈雍说了什么,这傻小子念念不忘一直记到现在。
“那我不一样。”屈雍突然郑重说道。
丁潇潇莫名其妙:“你什么不一样。”
问完之后又很是后悔,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是有点二。
“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当真。”
就像是被人当头棒喝了一般,丁潇潇看着屈雍的眼睛,突然有点顶不住了。
她想把目光投射到别处,却发现屈雍的脸很大,怎么看都在他的覆盖面积之内。
为了不让这个人出现在面前,她选择闭上眼睛,之后又觉得这个氛围如此下去,实在是太过暧昧了。
猛然睁眼,屈雍的鼻息已经近在咫尺,丁潇潇后背挺直一动不动,结结实实的被亲了一下。
之后脑子空白的看着屈雍的脸,移到了她可以聚焦的视线范围。
盗墓日记之龙印 eleven
“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当真。”屈雍又重复了一遍。
丁潇潇尴尬不已,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分明不能接受对方的付出,却不躲避也不表态,目前这个情况,她也不拒绝。
这不是渣女吗?
穿进剧本我成了一代渣女?
这本书听起来不错。
“你不用着急回答我,也不需要目光闪烁只想着躲开。现在的情况我也承诺不了你什么,但是潇儿我希望你记得,我屈雍说过爱你护你,这辈子就绝不会食言。”
丁潇潇不知道应该点头还是摇头,这么热烈的表白,她也只是少女怀春之时,在言情小说读后感里幻想过一二。
若说男朋友,这个人是很不错的人选,只可惜,这一切都并不真实。
她始终记得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
二人相依偎的坐在门框上,直到夜色沉沉。
丁潇潇良久才放松下来,轻轻捏着屈雍的衣襟,心里默默念着:你回来了,真好。
承阳府内,少君宋和料理完了一天的公事,金将军在一旁看着他狠狠活动了一圈脖子,略带心疼的说道:“少君这个代城主实在是辛苦,比起屈雍劳累多了。臣觉得,您不应该继续蜗居在承阳府了,是时候该搬去城主府居住了。”
宋和淡淡摇了摇头:“住在哪里无所谓的,承阳府和城主府,也可以颠倒个位置,只是看谁住在里面。”
金将军连连称是:“不错不错,如今的承阳府,俨然就是城主府,少君的威望与日俱增,不出半年,西归臣民不会再记得有城主府,有屈雍这号人物了。”
“人呢,还没消息?”不理会金将军的马屁,少君又拿起一个卷轴,同时低声问道。
金将军脸色一红,略带歉意地说道:“没有。想必,那个屈雍伤重不治也是有可能的。咱们这么费劲心力,找的……”
听见“咱们”这个词,宋和的眼神往他脸上飘了一下,金将军立刻打住慌忙改口道:“属下找的没准是个死人啊,也不能去阎王殿要本生死簿对一对,若是真的找的是个死人,那不是白白浪费兵力吗?少君以为呢?”
面对这个将自己扶上这个位置立下汗马功劳的将军,宋和一直都是比较客气的,可是他搜索屈雍和丁潇潇一连数月居然毫无消息,这件事很让少均不满。
“我以为?”少君批注的笔停了下来,“我以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搜索叛徒的最基本的要求。金将军,你觉得对不对呢?况且,你马上要升任总帅,这个节骨眼上,有一件像样的军功,更为妥帖一些吧。”
隱婚老公請接招 許墨城
听出了少君的言外之意,金将军心底一惊,看样子,当初允诺自己的总帅之职,竟然还在他的两可之间啊。
金将军赶紧拱手:“臣这就去抓紧搜捕!”
少君不再说话,笔下剩的半个字也笔道锋劲的写了上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