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24o都市异能小說 全職藝術家 ptt-第四百零三章 作詞界的一座高山看書-fcx67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
“中秋词,自水调歌头一出,余词皆废!”
这是后世对苏东坡这首《水调歌头》的评价,而苏仙是很多人对苏东坡的另一个称呼。
这里的《水调歌头》只是词牌名。
其实天朝古代还有很多大牛都写过《水调歌头》系列,然而苏东坡这首是其中最有名的,同时也是群众基础以及文人评价最高的,辉煌程度几乎盖过其他一切同词牌名的作品!
妖靈都市
偏偏蓝星没有这首作品。
所以当蓝星的人听到《但愿人长久》这首歌,看到这犹如画卷般徐徐展开的千古名词,内心的第一感受必然是震撼,哪怕他们没有霓虹舞的文学素养,也能直观领略到这首词的峥嵘!
“卧槽,这词也太炸了吧!”
“这到底是什么神仙歌词啊!”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听歌系列!”
“听第一句,明月几时有,嗯,好直白,听第二句,把酒问青天,咦,有点意思,继续听,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嘴巴已经合不上了……”
“听到这就嘴巴合不上了?那你听到后面岂不是要下巴脱臼?”
“我知道羡鱼写词很厉害,但我没想到他写词已经厉害到这种地步了!”
“我已经没勇气喊他是羡鱼老贼了……这哪里是老贼,这分明是老祖宗啊!”
“玛的,你老祖宗还是你老祖宗!”
“我爷爷刚刚突然进门,问我听什么歌,还让我把歌词抄给他……”
“我怎么感觉,这首词比起一些历史上流传下来的诗词,也丝毫不差?”
“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
“我们语文老师刚刚在群里艾特所有人,让我们把《但愿人长久》的歌词全!文!背!诵!”
“羡鱼是不是曲爹我不知道,反正他绝对是词爹!”
“……”
各大播放器的歌曲评论区率先爆炸!
紧接着,以#但愿人长久#为前缀发起的话题,只用了一小时不到,便如同坐了火箭一般,直接蹿升的部落话题的热度榜第一位!
随后。
以#但愿人长久#为前缀发起的话题,则在相差不大的时间内,登顶博客话题榜第一位!
部落和博客的话题榜,被这首歌双双引爆!
特工邪後
同时,《但愿人长久》以歌词带来的震撼席卷了无数文艺青年的朋友圈——
“音乐圈有史以来最牛的歌词诞生了!”
“如果蓝星有词爹的存在,那应该就是羡鱼了。”
逆世武帝
“鱼爹,您大半夜的诚心不让那些作词人睡觉啊。”
“羡鱼,永远的神!”
“什么诸神之战,看羡鱼一词定江山!”
“……”
宝箱掉落系统 王大王
普罗大众尚且如此,作词界面对《但愿人长久》时产生的震撼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的反应甚至比霓虹舞还要来的夸张!
杜黄皮 媚媚猫
“这根本不是歌词,这是艺术!”
对羡鱼作词多有论述的著名写词人兔二第一时间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他的震撼之情溢于言表:
“听完《但愿人长久》,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一首歌词,真的需要旋律吗?直到我听了第二遍才彻底确认,这首词甚至不需要音乐旋律来表达,它哪怕单独拎出来也是艺术级的,这是我第一次把歌词的评价拔高到艺术的层次,大概也是唯一一次。”
不仅仅兔二。
业内不少同级别的作词人,甚至一些和霓虹舞差不多级别的作词人也纷纷被炸了出来,没有人可以在这样的歌词面前保持淡定。
作词人【道行僧】如是评价:
“比别的我不敢说,毕竟不是我的专业领域,但如果比作词,《但愿人长久》秒杀一切,包括霓虹舞这次的歌词,以及本人目前已经发布与即将发布的所有作品,我希望大家不要再一昧说羡鱼是作曲人,他同时也是一名顶尖的作词人。”
作词人【随和】跟着发布动态:“霓虹舞此次的作词达到了她个人的能力巅峰,我原本很看好,但看到《但愿人长久》的歌词,我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如果我有生之年可以写出这样的作品,此生无憾了。”
作词人【等国】则是直截了当的表示:“让随和写出这种作品,随和此生无憾,如果是让我写出这种作品,我立刻去死也行,羡鱼从今天起,已经成为作词界的一座高山。”
作词人【幻翼】:“流行音乐圈历来词曲不分家,但公认的模式是作曲带着作词走,而羡鱼这次的作品则会成为少有的可以以歌词带动歌曲传播的作品,哪怕大家忘了曲子,也不会忘记这首词,不认同我这句话的可以十年后再回头看。”
“……”
哗啦啦!
有一个算一个。
但凡有点资历的作词人都被炸出来了!
要知道如道行僧以及随和等作词人的地位,可要比霓虹舞还高出一筹的。
连他们都如此评价,甚至不惜借贬低自己去抬高羡鱼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赞叹,还不足以说明这首歌的歌词之牛吗?
这对网友们的震撼是更上一层楼的!
“我去,我以为我已经够高估这首词了,没想到作词界的大佬们比我还能吹,羡鱼已经是作词界的一座大山了?”
“我咋感觉大家对这次羡鱼的歌词评价,比对他作曲的评价还高?”
“如果是《但愿人长久》的歌词,我感觉这些作词人的评价没毛病。”
“只能说,羡鱼请收下我的膝盖。”
“羡鱼家里就算有别墅也装不了那么多膝盖。”
“……”
而在某个高端文学交流群内。
有人把《但愿人长久》的歌词发了出来。
请注意,这个群不是那种附庸风雅的闲散小群。
宠妻日常 九月轻歌
这个群是真正的文学交流群,群内的每个成员基本都是文学界的各种大佬,甚至不乏可以当代著书立说的文化界顶层人士,一般人根本进不来。
结果就是这样的群,此刻也被《但愿人长久》的歌词惊动了。
“敢问一句……这是哪位大家的高作?”
某大学文学系的知名教授忍不住在群里冒泡。
紧接着,其他头衔一大堆的文学界大牛们,也是在群内纷纷出现……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