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9fwj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不敗天王 起點-第四百五十章 將姐姐葬在林家祖墳!-qiy0p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
当初,林轩一家被‘莫须有’的罪名,逐出上京,背井离乡,困苦折磨。
可以说,林轩的‘灾星’是怎么来的,到现在,林轩也不清楚。
但是他知道,自己一家,种种遭遇,可以说,大半都是被自己拖累的。
所以,当他入伍北领,便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本就是九死一生的北夷战场,他想过,即使一死不能偿还父母家人恩情,但也尽力了。
抱着这种死志,才得到大机缘,在武道上取得大突破。
武道巅峰,打破虚空,可以见神!
体现在战场上,便是料敌于先,不闻不问而避险的境界。
林轩能从普通军士开始,次次九死一生而不死,积功至尉官,校官,将官,直至统帅天王。
可以说,他能逆转运势,逆转生死,逆转肉身,成就如今的林轩,完全就是凭着一股执念。
现在,所有恩情,仇怨,当然是该报的报,该偿的偿。
三界话本之三千刹
秧歌
于是,林轩点点头,说道:“晚上我就赶回云州去迁坟,把姐姐的骨灰带回来,也好让妈你看一眼。”
听到林轩的话,周依敏两行眼泪无声无息的落下。
她跟女儿林雅芝都是属蛇的,生肖相克。所以,母女之间经常会犯起口角。
但是,这并不能影响母女之间的情感。
身在国外,周依敏格外的思念自己的儿子,女儿,甚至可以说是思念成疾。
前几天,得知林雅芝已经自杀一年多的那一刻,周依敏哀痛欲绝。
因为身在暹罗毫不知情,她竟然连白发人送黑发人,都没做到。
现在,她刚做完手术,不能动。
否则,她早就会央着林轩送她回云州去探看林雅芝了。
完美人生 無賴人生
当然,只能是探看那坟墓。
即便如此,她也要看一眼,哭一次,对自己的女儿抱歉一回!
听到林轩如此斩钉截铁,她难以自抑。
另外,她也没觉得会有太大的阻力。
英雄無雙 沒落的煙鬼
虎毒不食子,林雅芝怎么说也是上京林家的人,活着的时候被逐出家族,不得入族门。
但现在已经去世了,难道尸骨还入不得林家坟地?
没这个道理。
……
賽爾號之布萊克的危機 賽爾號之雷霆守護局
林轩连夜乘机赶回云州。
云州战区,总署土地司的工程车,技术人员,早就到位了。
但大人未到,他们不敢妄动。
田家前车之鉴,还犹在眼前。
林轩刚赶到金鸡岭,来到林雅芝墓前。
我知道的
“姐姐,惊扰你了。但这次是想将您的尸骨带回上京,入林家祖坟,同时,也让妈见你最后一面。”
“我想,姐姐您能理解的。”
祭拜祷告后,林轩一声令下,众人就开始动工。
林雅芝的骨灰盒,林轩抱在怀里,这时候愈发的感激徐静当日的作为。
若不是徐静,林雅芝的骨灰都难以保全!
连夜回到上京,下了飞机,先回到医院,让母亲见了姐姐最后一面。
随后,林轩直接让陈屠狗带上一队工程兵,来到南麓山前,林家墓地。
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将林雅芝骨灰盒下葬。
此时秋风悲啸,红叶如血,已近深秋。
南麓岗,林家墓地。
一坟,一青石墓碑。
碑文上刻着……林雅芝千古。
林轩在墓碑前席地而坐,冷峻沉默。
但是他眼中悲伤,比周遭的如火红叶还要浓烈。
在他身后,陈屠狗肃然而立,煞气逼人,如一根挺直钢枪。
“姐姐,我对不起你,从此后,再也不会对不起家人!”
当日林轩率军征讨西部,只能接收到军用讯号。
直到三天前,回归驻地,才收到云州的讯息。
“我亲爱的弟弟,当你看到这讯息的时候,想必我已经死了。被奸人所谋,人财两空,我对不起你入赘徐家的付出,我对不起家人,我……不得不死!”
“弟弟你切记,千万不可替我报仇。我死,此事了,不可追究!田家一家人心如毒蝎,倒还罢了,但他们背后还有不可抗拒之人,绝不是你能对付的!”
“我死了,不但为万人耻笑,更不能尽孝,是不孝女,爸妈便交给你了,可惜,一隔五载,终不能见你最后一面。”
“今生有劳你了。林轩我弟,来生,姐姐再报!”
……林雅芝。
……绝笔!
再看一遍姐姐的讯息,林轩虽然依旧面如铁石,但嘴角不自主抽搐,眼窝中更有热流涌出。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世子爺
姐姐已经去了。
母亲身体精血枯竭,还在住院观察。
而父亲,当日孤注一掷,前往南非,生死不知。
这些至亲家人,竟然都命运多舛,颠沛流离,生死两茫茫。
聊齋鬼說 無限二號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啊……
跟随林轩征战北领,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陈屠狗,见状精悍身躯骤然绷紧,心神顿时狂震!
“天王大人居然哭了?”
一直以为他是钢铁铸就,不染人间片点烟火。
六年疆场生死,何曾见过他皱一下眉头,流一滴眼泪!
勾心嬌妻:高冷男神別撩我 七月裏
北领天王之名,威震大夏三军。
各军统领,各地大员,向他汇报工作时,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当年,战事吃紧,北夷火箭旅迫近边境,天王一人,垂坐国境线上,八千火箭旅,寸步不敢进,三日退去。
东夷舰队围马甲岛,天王乘坐渔船而去,单枪匹马,竟迫退一支混编舰队!
这都是他斩杀无数强敌,脚下万千尸骨成就的威名。
但是现在,这个一言可决国运,一语可定八方的铁血强人,竟然落下血泪!
陈屠狗震惊了!
当日在田氏祖坟前,林轩没有如此伤悲,只是因为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来不及伤悲。
而现在,感怀所有家人,放大了这种情绪。
正所谓,男儿留血不流泪,只因未到伤心时。
“这个周五,就是姐姐的一周年忌日,我要过来拜祭一下。”
林轩刚吩咐完陈屠狗,就听见传来的吵嚷声。
“这里是林家坟地,谁敢葬在这里!”
两个穿着制服,脸上有着刀疤横肉的护卫,各提一个桶,走了过来。
陈屠狗沉声说道:“尔等放肆,此地葬的就是林家人!”
两个护卫身后一个人阴阳怪气的说道:“上京林家何等尊贵,我身为林家人,怎会不知道。”
这个青年穿着一身范思哲的时尚休闲装,嘴里叼着古巴雪茄,走到近前,看到林轩,顿时笑了。
“原来,是我们林家逐出去的孽子啊。”
“你这葬的,是你家哪个孽种啊,爹妈,还是你姐姐?”



Recent Posts